利来国际网站|利来国际网址|利来国际下载

雄安的未来不懂 我知道的是现在:货币无法收缩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4-11 09:45

  一、 烟花三月,江南已经是春和景明,生机盎然,世纪公园里游人如织,摩肩接踵,一群明眸少女牵着狗从身边跑过,嬉笑着奔跑着热闹着。

  回到家中躺着翻了会儿唐诗,看到杜牧的“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”,这句诗后来被裁剪成“春风十里不如你”,就像改良的旗袍,样子还在,底子已经没了,让人觉得意趣大失

  杜牧出身名门,宰相杜佑之孙,唐文宗大和二年26岁中进士,大和七年,31岁的杜牧居住在扬州任淮南节度使牛僧孺的掌书记。贵公子杜牧杜书记“美容姿,风情颇张”,想必是多情公子无情恼,与不少歌女恋爱过,爱不爱不知道,诗写了很多,上面那两句据说就是与歌女张好好的别离诗。

  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。诗句里,我们看得见的是表面人声鼎沸的风流,看不见的却是背后一个人沉重的落魄。“长空澹澹孤鸟没,万古销沉向此中。看取汉家何事业,五陵无树起秋风”(杜牧《登乐游原》),曾经盛大煊赫的西汉王朝,如今只剩下荒陵残冢,晚唐的日落彼时也注定是无可挽回。曾经的繁华和盛世之音,已无法听见,只有无端而起的秋风,将所有崇高之理想、远大之抱负吹得格外冰凉。自幼熟读史书的杜牧,必定是在历史的余音里听到了大厦崩塌之前的破裂声,在内忧外患的动荡衰败之中,将一腔悲愤交于酒肆,将报国之身交于青楼。于是,美酒,佳人,顺理成章地成了疗伤祛痛的良药。

  一如他盘桓眷念的那座叫扬州的城市。

  想当年,地处淮南江北的扬州,正当运河和长江交错之点,水陆交通方便,贸易发达,商贾云集,在隋唐两代都是极为繁华的商业大都市,也是朝廷钟爱和着力打造的百年古都,其地位至少相当于今天的上海吧?

  但仅仅300年后,当姜夔再路过时,已是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”,春风依然十里,却“尽荠麦青青”。

  看来,无论百年、千年,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们如何在当下好好活着。当年杜牧的恣意放荡,或许就源于此。

  这样美好的三月,本应该在花下读诗的美好的三月。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,无数“杜牧”们读的不是诗,却是一个千年计划的“雄安雄起”

  继“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之后的又一个特区”,这句话打在炒房团脑中,那就是10万+,于是中国炒房团连夜出动了,开着奔驰宝马前进前进前进进。

  政府紧急发通告,停止了交易系统,警告炒房团,然而,已经被激活的投机者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,在雄安售楼处熊熊燃烧着。

  我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么投机的,也希望朋友们不要这么疯狂。当然,如此千年大事在身边发生,也不能无动于衷吧。既然活在当下,总得想想对自己的影响,以及怎么应对吧:好歹,杜牧当年还逛遍了扬州的青楼。

  1979深圳特区,秉承天时地利人和,无数人奔向南方,当时市场好,优势突出,门槛低,机会多,草根也可以创业;浦东新区,大批外资和金融机构涌入,提升中国产业结构并分享经济成长红利。

  雄安新区呢,好像是在等待中央命令把哪些央企哪些机构迁过去,能看到什么创业机会?

  怪不得先行杀过去的是炒房团呢。

  显然,于我等屌丝而言,直接的机会暂时是没有的

  那么间接的呢?戴上千年计划桂冠的雄安,其实一片荒芜。如此巨大的基建工程量,要花很多钱。你花钱,就一定影响到我这个升斗小民。

  是的,我关心的是:钱从哪里来?

  三、 数据说话。先看看全国的家底。

  第一、全国财政状况

  我来简明扼要解读一下上面这张表:

  1)上表是2016年的全国财政数据,包括地方和中央的,来自于财政部;

  2)可以看到,全国财政是呈现赤字状态的,缺2.8万亿

  3)公共预算收入是15.9万亿,而公共预算支出是18.8万亿,缺口大约是2.9万亿;

  4)政府性基金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让金,3.75万亿,但是对应的是政府基金支出,3.84万亿,也是收不抵支

  5)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支,数目都小,也是互抵;

  6)我把土地房产相关收入单列了一行,总计5.86万亿(企业所得税里的房产公司所得税3641亿是财政数据里表明的,2500亿的个人所得税是我估计的,会有误差);

上一篇:卫生间的地板跟墙如何搭配?

下一篇:没有了